在万里之外的西非 我们与时间赛跑 ——中色地科矿产勘查股份有限公司塞拉利昂北方省铁矿地质普查项目考察侧记

2013-09-17 10:04:18 admin 58

201311081711329218.jpg

北京时间2013年8月3日凌晨1:20,由中色地科公司副董事长杨兵带领,我与中色地科公司地质服务事业部副经理张巨伟一行三人,从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起飞,搭乘海航SN4116,经停布鲁塞尔6个小时,两次共计19个小时的飞行后,于当地时间2013年8月3日19:25(时差8小时),降落在塞拉利昂共和国( Republic of Sierra Leone)首都弗里顿机场,开始了为期一周的项目调研考察。

万里之外的矿区,我们与雨季有个约会

说变就变、忽雨忽晴的天气;连绵不绝的倾盆大雨,击打出变幻有力的音阶;泥泞湿滑、随时可能被滑坡阻挡的曲折山路;水流湍急、宽阔无边、望上几眼就头晕目眩的大河……8月上旬的塞拉利昂之行,在我记忆中留下最深印象的是潮湿。回来后才听说,我们逗留的那一个星期,是塞拉利昂著名的一年一次“七天七夜雨”的日子。
    塞拉利昂共和国位于西非大西洋岸,国土面积不到中国的百分之一,全国分为3省1区,即北方省(North Province)、南方省(South Province)、东方省(East Province)以及弗里敦所在的西区(West Area)。当地矿藏丰富,钻石储量2300多万克拉。黄金砂矿发现5处。铝矾土、金红石、铁矿砂储量丰厚。但连年战乱,造成巨大破坏,国民经济濒于崩溃。塞系联合国公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人类发展指数连续4年排名居世界末位。2002年以来,随着内战结束,政局趋稳,塞政府集中精力重建经济,优先发展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矿业开发,近两年经济形势明显好转。
  此次考察的塞投庆华塞拉利昂北方省铁矿地质普查项目,是中色地科公司承接的铁矿地质普查技术服务项目,也是中色地科公司正式组建地质服务事业部后的第一个重点大型项目。在西部非洲开展地质勘查工作,最头疼的是漫长的雨季,以及由此带来的重重困难。每年的5~11月,高温多雨、变化莫测的气候,都会给地质、物、化、遥、测、钻工作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云彩多、有闪电,影响卫星收发信号;潮湿、淋雨,背着仪器上山,极易损坏设备;钻机进尺在雨季因雷电干扰,工作效率根本无法保证;太阳出来时,热得汗流浃背。大雨磅礴后,淋得浑身湿透。四号基地工作区地质人员要经常乘坐“独木舟”渡过大河,补充给养。那是非洲老乡将粗大的树木掏空,宽窄仅可依次跨进以“一”字队型排开,屈膝“蹲”在这“一叶扁舟”之中,目不敢斜视,双手紧抓船帮,看水流打着漩涡,从身边翻卷而过,不由心跳加速,只能望向远方或脚底,只求船家稳点、再稳点,快点、再快点,好结束这惊心动魄的独有“过河”仪式。

远离家乡的战场,我们与时间进行赛跑

8月4日晚上,辗转颠簸驱车四个多小时,赶至五号区基地。8月5日上午,召开项目组工作会议,杨兵、张巨伟听取了项目负责人董少波经理的总体汇报及地质游文兵、物探吴敏、测量刘伟超、钻探刘华平代表各专业组的进度汇报。

塞北铁矿普查项目主要工作内容为塞拉利昂北方省两矿权5号、4号航磁铁矿地质普查、北方两矿权及其他四个新矿权区1/万航磁普查。项目合同额:5号区一期3600万,补充合同6300万,4号区2400万,总计1.23亿元。

项目甲方中国庆华能源集团公司,是主要依托我国西部大开发崛起的以煤铁矿业为主的民营企业。目前在该国拥有探矿、采矿和建筑权益。该区先期,庆华集团委托江苏勘查技术院完成1/5万航磁,发现有价值目标,先后找过七八家地质单位进入,开展地质勘查。2012年4月现场考察,合同谈判艰难,7月9日才正式签定项目。意向基本确定后,7月4日地科第一批人员进入。地科在一期勘查完成5000米钻探时,第一钻效果很好,圈定地表矿带的长度较可观。由于我方钻探进尺、地质工作能力与成果突出,甲方较为认可,目前只留有地科与华勘2家承接任务。历经2012年12月、2013年元月两次变更,我方补充合同钻探工作量增至28000米。

2012年,均台月效为900多米。最高台月效1470米,采取率95%以上。而进入雨季后,受气候制约,均台月效降至500至600米。项目工作量大,包括公关、环评、基地建设,等等,全部都由我方承担。最初进入5号区开展工作,耗时37天公关才得到允许进入开展相关工作。地科人无奈又骄傲地说“我们是自力更生建营地。板房全部是我们自己搭建起来的。”

项目时间紧、任务重,项目人员抓紧分分秒秒,开始了与时间的赛跑。截至八月,5号区完成55个钻孔21000米进尺。6号区11个钻孔3900米。2013年4月,签订4号异常区普查合同,一期工作量5000米钻探,已完成2个钻孔1500米。8月4日,5号区第一个深孔1000.7米终孔。其它地质工作进展基本正常。经过一年多的地质工作,项目已取得阶段性成果,该矿床为绿岩带型条带状磁铁石英岩沉积变质铁矿(BIF型铁矿),受构造影响,品位、厚度变化较大,矿床规模大。下步工作目标为,地表找氧化富铁矿作为首采,在东部绿岩带进行金矿勘查。

工作生活的闲瑕,我们有最亲密的“战友”

沿着四号区基地负责人阴元军手指的方向,隐约看到远处的半山腰上,有一台黄色钻机耸立在绿色森林的环抱中,格外醒目。下午2点半,要去采集工作场景的画面。为防蚊虫叮咬,我套上两层衣裤,头顶着略显厚大的安全帽,脚上穿着球鞋还硬是套进42码的工作靴内,跟着王工出发了。

杨兵副董事长说得对,“看山跑死马,看屋跑得哭。”山路崎岖难行,看似钻机就在前方,峰回路转,却又在更远处,让人心生沮丧。尽量调匀呼吸,仔细盯牢脚下的路,仍不时脚下一滑,打个趔趄。全然顾不得抬头欣赏山路两侧郁郁葱葱的树木、头顶轻飘的白色云朵。行了半个多小时,遇到两架挖掘机正在清理被连日暴雨冲垮的道路。与他们擦肩而过,又行了20多分钟,遇到地质组正在布点编录的三个小伙董洪星、赵阳、刘东。对于他们三人齐刷刷的光头,以及赵阳戴的脑后有“小盖帘”的地质帽。他们笑着给我答疑释惑,“剃光头是因为虫子叮咬时,便于发现且容易上药。至于“小盖帘”帽,只是心理上的安慰,其实根本没有保障。”原来,最初没上挖掘机开路的时候,地质工作只能钻进森林,穿行在高大的灌木林间,各种野生小动物都会与你“亲密接触”。就算是平日里毫不起眼的小蚂蚁,也时常悄无声息地爬上来,张开嘴就咬,咬着就不撒嘴。最可怕的是,你若不幸踩上急行军中的蚁群,就“中头彩”了,他们速度极快,防不胜防,令人难以招架。

说到这里,同行的王工兴致勃勃地给我展示了手机里的“奇珍异宝”,有盘做一团、神情狰狞的蝰蛇,有色泽鲜艳、张牙舞爪的蜘蛛,有凝重血色、吃饱喝足的千足虫……这些,看一眼,闭上眼就会使人做恶梦。我轻轻推开充斥着这些画面的手机,王工笑了,“你不知道,这是我们最亲密的战友,遇上就是缘份。”想象着,我们的地质人在野外就是与这些洪水猛兽般的怪物们相依为伴,我心里由衷地敬佩起他们的勇气和毅力来。

而塞国,最让人闻之色变的是疟疾发病率高,给地质人员带来了诸多烦扰。为此,基地项目负责、随队医生做了大量工作,他们自建营房,改善伙食,美化环境,定期检疫。在项目组,杨兵副董事长专门召开会议,要求项目人员对疾病要有科学的认识、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他强调,目前,国内已经发展了一套较为成熟有效的药物和治疗方法,只要注重自我预防保护,及时发现病症、尽早治疗、采取措施,是完全可以战胜和攻克的。希望项目组科学安排作业时间,采购防蚊虫的纱帘进行防护,定期喷药,通过持之以恒的探索与努力,力争使疟疾发病率有明显下降。

一年多来,地质工作人员们远离家乡和亲人,远离城市的喧嚣和繁华,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付出辛勤劳动,战胜了不可想象的重重困难。虽然前方道路曲折,但就像我们在工作区雨后初晴见到的那条七彩虹桥,一场雨,一道虹,一个故事。它终将飘到每个人的心里,荡起一圈涟漪,激起一声回响,每一片雨声里的轰轰烈烈和淅淅沥沥,让我们最可爱的地质人去书写、回味、收获吧。(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