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事刘金成

2013-12-01 14:50:44 admin 64

第一次见到刘金成,是在2010年赞比亚中辉矿业公司的钻探项目上,170cm的个子、微胖、平头,黝黑的面庞常常挂满笑容。这是一个在非洲呆过多年的平凡小伙子。与他共事后,才发现这个小伙其实不平凡。

那是2010年12月27日下午,工地上中方员工出了车祸,项目经理令我赶去现场处理。到达现场只见两个同事,一位左眼肿得厉害,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另一位右腿、右手骨折,俩人不停呻吟着。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我有些不知所措。正在六神无主之时,刘金成闻讯从200多公里以外赶来。他安抚我不要着急,一件件处理事情,同时帮忙联络让伤员转去中赞友谊医院。等到深夜三点,医院救护车才到,刘金成组织人把伤员抬到救护车上。这时,伤员神智迷乱,希望站立起来或拔掉吊瓶。当遇到阻止时,对我们一阵胡骂。尽管当时有护士陪同,我一人根本招架不过来,这时,刘金成什么也没说,跳上救护车帮忙照顾伤员。车颠簸着走了一晚上,我们两人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第二天早上8点多钟才赶至中赞友谊医院。接诊的医生告诉我们,幸亏送来及时,否则伤员会有生命危险。虽然不是同一个公司的同事,但当知道他人有困难时,总是主动热心帮忙。

2012年5月,我有幸加入北京中资环钻探有限公司,并分配到刘金成的团队。12月,带领空反钻探队伍进行钻探。这是公司第一次在海外实施空反钻探,当时与甲方沟通欠佳,出现一些耽误,工作压力特别大,我不小心染上疟疾,高烧40度。下山住院期间,刘金成随驾驶员到医院送菜饭,多次探望,让我安心养病,不用担心工作。输液五天后,身体仍然吃力,我只能回到分公司卧床休息,衣服都是脏的,也无力清洗。在我熟睡的时候,刘金成默默地把我的内衣洗好、晾干,并放回原来的地方。以便我更换。当时我并不知情,后来一位同事告诉我的。

在刚果(金)工作,气候条件恶劣、医疗条件差、政府部门各种“妖魔鬼怪”层出不穷,要想顺利完成任务,绝非易事。刘金成总是给予我们适当的支持和帮助,使得项目组顺利完成工作任务。2012年8月,我初次来到刚果(金)担任项目经理,很多东西还摸不着头脑,刘金成已经替我组建好一个优秀的团队。黄炜,20多岁,像孙悟空一样能“七十二变”。他的本职工作是财务,语言能力良好,兼任外联,跟移民局、安全局、环保局、税务部的政府官员们斗智斗勇。人手不够时,可以上矿区管理项目;陈连刚,近五十岁的新疆大汉,当地语说得超牛,担任采购,总能购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为公司项目运行节约了成本。他对钻探技术相当熟悉,关键时候总能提出一些解决难题的方法;杨焕平,典型的南方人,在管理库房上坚持自己的一套办法,严格按照公司制度办事,让公司财产得到有效利用;王长发,东北人,修理技术炉火纯青,不管是汽车还是发电机,只需听听声音,就能立马判断出是哪里出了问题,并很快手到“病除”,尽管年过50,但干起活来干净利落,并不比小伙子差。史洪坤,中原人,厨艺精湛,总能做出新颖而又适合大众口味的菜肴,人说“众口难调”,在他这却是“众口好调”,从未因出现伙食问题而罢工或闹事的现象。他还是一个爱操心的人,晚上,他总会在矿区四处“转悠”,巡察柴油、电瓶等设备安全,我们的项目几乎没有出现被偷盗的情况。这些人个顶个地勤快能干,各有特长,关键是有刘金成这样的“伯乐”给他们找到合适的位置。

关键时刻,刘金成总能及时出现化解危机,促进团队稳定。我们曾经给一家南非公司提供空气反循环钻探服务。但由于甲方提供柴油不干净,导致设备出现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耽误了工程的顺利进行。公司要求更改付款地址,惹得甲方地质负责人拿着电话教训了我半天。尽管甲方财务同意更改付款地址,但其地质负责人还是不愿意在付款发票上签字。刘金成闻讯后,出面给我支招。让我先给甲方地质负责人赔礼道歉,待对方气消后再提签字事宜。在刘金成及时出面帮助下,甲方地质签完字并发送到甲方负责人的邮箱,帮忙催促付款事项。工程未能顺利完成,钻探操作人员能否得到相应的绩效工资,大家都没底,很担心。刘金成及时通知我,让我转告大家,“公司会保证大家的收入”,及时消除了大家的顾虑,在随后的两个项目中,项目组成员更加积极主动,积极主动地出主意、想办法,全力解决存在的问题,用最短的时间高效完成全部合同任务,并平安收队。

这就是我的同事刘金成,在生活中处处关心同事,在工作中把“管理就是服务”的理念落到实处,了解同事最需要的是什么,在同事面临无法解决的困难时,总能及时提供必要的支持,帮助同事达成绩效目标。(中资环钻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