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斗地的化探找矿人 ——记新疆鑫汇公司化探项目组工作纪实

2009-01-20 09:56:47 admin 100

从巍峨的昆仑山脉到险峻的阿尔金山脉,从白雪皑皑的长白山脉到南美洲大洋彼岸的安第斯山脉,到处都留下了化探人辛勤耕耘的足迹、洒下化探人辛劳的汗水、也寄托了化探人无尽的期望。
  每当一项战略性国土资源大调查任务下达,化探队伍首当其冲担当起先头部队的重任,冲锋陷阵在战略普查战役的第一线。他们披荆斩棘探路线、查异常,哪里最困难、哪里最艰苦,他们先上,他们冲锋在前,往往是先圈定出化探异常,指明前进的方向,为后续大部队的开进提供最优级的找矿靶区。
  昆仑山脉为塔里木盆地北西边缘的中高山区,海拔高度2300—4063米不等,大部分地段相对高差为200—500米,山里沟谷纵横交错、切割强烈、干旱少雨、基岩裸露、无植被生长,真是山高路险,人烟稀少。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锻炼出一支能打硬仗的化探队伍。新疆南疆昆仑山脉区,植被不发育,山势又陡峻,地形切割又强烈,只要下一阵雨,就会在山沟里形成阵发性洪水。一次,化探组在山里采样,刚走进一条山沟,突然间乌云滚滚、雷声阵阵,转眼豆大的雨点漫天而降,这时只听到山沟深处隐隐传来轰鸣声,有人喊了声“不好,快往上爬,洪水下来了!”大家手忙脚乱爬上了半山坡,骤然间洪水就下来了,携带着大块的巨石从人们脚下轰然而过。洪水过后又继续工作。晚上回驻地睡觉前想想真后怕,不知谁叹了一声“真玄啊,再晚一会就……”
  昆仑山脉地势陡峭,阵发性洪水常常冲刷形成断崖陡壁,采样组在野外常遇到这种地形,但是为了能采样到位,就搭起人梯,身体壮实一点的就搭底座,身体弱小的就站第二人梯,这样爬上陡坡后,再将搭底座的人拉上来。常常是站底座的伙伴会发出阵阵感慨“干什么工作都需要人梯精神呀!”昆仑山区地势陡峻,工作区段常常是无路可行,或者就是崎岖的羊肠小道盘绕在陡峭的山坡上,化探一片面积扫完后搬家时多数只能靠驴马托运。一次搬家,小赵组赶驴队搬家,天还没亮就出发了,走了整整一天,到新驻地后已是星斗满天,繁星点点了。在途中,驴儿也因太热了走累了发脾气,在半道上哇哇乱叫不走了,任小赵劝说哄呀就是不起步。在夏天的大山里,中午一丝风都没有,真是太热了,小赵的工作服背上都结了一层白花花的汗碛,随身带的一点水真是太宝贵了都舍不得大口喝,无奈,小赵将水倒在采样盘里挨个给驴儿们喂了,驴儿还是不动窝。这时组里一个张姓小伙,只见他拍拍驴脑袋,叽里呱啦地和驴儿们说了一阵,驴儿们叫了几声摇摇晃晃地上路了。后来问小张,驴叫什么,小张说“驴儿说它们从来没走过这样难走的路,从来没有干过这样重的活!”
  新疆东疆一望无际的大戈壁,虽然地势平坦,但是气候条件更加恶劣,刮起风来黄砂漫日、飞砂走石,漫天飞舞的砂石能把车体打磨的瓦光锃亮。有一次化探野外施工就遇上这样的怪天气。那天正在采样,天界边就慢慢阴沉了,远远地看黄褐色风砂就象天幕般似的慢慢合拢挤压下来,随后呼啸着狂风带着尖锐的哨音夹杂着砂土挟裹着雨雪骤然而起,瞬眼间普天而降的鹅毛大雪就给茫茫的戈壁滩铺上了厚厚的一层,凛烈的寒风刺骨般的痛。开始衣服被浸湿,随后就结冰,形成一层薄薄的盔甲,走起路来咔咔响,尽管天气糟糕,但是沿测线采样不能停,汽车把采样组一字排开送到测区这一边,然后到测区那一端接人,这是铁打的规矩,就是天塌下来也要走到测区那一端集合走人。不然就有走丢的危险。那天风里来雨里去,滚得象泥猴似的。野外好不容易完成采样回到驻地一看,哇!帐篷都快被刮散架了,帐篷里床铺上到处都是砂土泥巴和水呀!“老天爷真是不让人好过呀”四月份一过完,戈壁滩的气候又突然变得炎热起来,刮的风就象热风机里吹出来的一样,整个戈壁滩就象巨大的烤盘似的能把人的五脏六腹烤焦了。干完一天的化探采样活,人就象从泥巴塘里捞出的一样,一身的粉尘,一脸的汗泥,晒的黑红黑红的,晒脱的皮一片一片的,就象刚果人似的。“唱戏都不用化妆了”。八、九月份,在地形复杂、险峻陡峭的阿尔金山脉,天已经开始变冷了,山上时常飘着雪,路靠的就是人的双脚走出来。工作区要翻过3个海拔超过4000米的大坂才能到,他们没有怕,路没有,可以找,车没有,可以人背驴驮,以苦为乐已经深深地扎入到每个化探人的心里。嘴上时常挂着“生命在于运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在十一月份的东北长白山区进行化探采样,那里真是天寒地冷、山高林密植被厚,有时只能依靠手持GPS定位仪确定方位,基本上每人手上都有冻疮。由于植被覆盖多、土层湿挖坑采样筛样都十分困难,现场无法筛样只有多装点泥沙背回驻地后再加工,这样无形中增加了很大工作量,增加了背负样品的重量,这样每天采样都要背负超重的样品奔波十几公里,一身汗水一身泥,工作服里里外外都湿透了,冰雪交加穿行在密密的树林中,树叉挡路,不仅挂破了衣裤,还时不时地把脸划出一道道血印来。为了完成工作任务,感冒吃药发烧打针,第二天还是照常上山,但是化探组的老小伙们不怕工作的辛苦,就怕什么,他们说“工作上再苦再累也不怕,就怕树叉划破脸,破相呀!”
  党的民族政策精神在最偏远的南疆山区里在最普通的老乡家里都能得到深深的体现。一次一个化探小组远征(指工作采样区太远数日不能返回驻地的小组)傍晚投宿到一户柯尔柯孜族老乡家时,虽然彼此语言不是很明白,但是当老乡得知化探小组的投宿来意后,他们一家二话没说全搬到屋外,将屋内仅有一张炕腾出给化探小组住,他们全家(老二口、中年夫妇、四个小孩)搬到屋外倚着墙角过了一夜。天亮后化探组得知这一情况时,连最没眼泪的小伙们都流泪了。有人给小孩留了点糖果,大家依依不舍地离开那户老乡,赶赴新的工作点了。“这真是民族团结的好榜样啊”各项目组互助帮助、相互团结也体现在野外实地工作中。在野外工作期间,不论搬家到哪个地质项目组驻地,化探组也得到地质组同仁们的热情款待。一次,化探组转站到野外一处地质组驻地,到驻地后天已傍晚了,化探组人员沿路线采样也走了十几公里山路了,真是人困马乏,一身疲惫,地质组人见状,立马烧水热饭烫酒腾铺位,使人心里呀感到热乎乎的,一天的疲劳一扫而尽,大家说“地质组的哥儿们真是不赖!”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肩负着找矿的重任,脚踏着祖国的大地,奋战在地质勘查的第一线。(鑫汇公司化探项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