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地震灾区

2009-12-20 11:19:27 admin 89

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公布了地震灾区第四批重大地质灾害勘查与设计项目,公司承担的项目在阿坝州的松潘县。2008年的5.12大地震,松潘县是极重灾县,由此引发的山体滑坡、泥石流等次生灾害极多,严重威胁了当地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急需进行灾害治理。
  11月9日一早,松潘项目部向松潘出发了。松潘距成都300多公里,大雾,很多高速路都封闭了,幸运的是,我们要走的成灌高速没有封闭,预示着好的开始。我正沉浸在沿途的风景,王经理问我:“小张之前没来过地震灾区吧?”我一愣,下意识地答到:“没有,以前没来过。”车子已经驶入了一条长长的隧道。几分钟后,出了隧道,我大吃一惊,展现在眼前的完全是另一幅样子了。
  路边的山脉到处是滑坡,原本应该是苍绿的山坡,现在到处是一片片的白花花的碎石,从山顶直铺到山脚,被阳光照耀得有点晃眼。山坡底下,岷江岸边,滑落的碎石一处一处地堆积着。有些滑坡方量大的,已经堵住了半条江面,江水打着旋儿,绕过碎石滩,白色波浪在青色江面中分外耀眼。
  原来我们的路线将要从汶川经过,要经过5.12地震的震中——映秀镇。随着道路的前进,映入眼帘的景象越来越苍凉,到处是滑坡、危岩、飞石,整个地形地貌被完全颠覆改变,一派山河破碎的景象。让人不得不感叹自然的力量的巨大。板块运动无数次地造就了沧海桑田的传说,数亿年来统治过地球的霸主们,在大自然的变化面前只有无力地承受。
  虽然大地震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但地震造成的破坏仍历历在目。一路望去,倒塌的房屋、腰斩的桥梁、道路塌方、房子一般大的落石随处可见。地震的次生灾害还在发育中,路过彻底关大桥时,我特地观察了一下桥周边的情形。这座被落石砸断的大桥现在早已重新修通,但周边山上却不时还有飞石落下,大桥旁边的彻底关隧道也在紧张的施工修理中。
  在映秀镇的路旁挂着牌子——“AAAAA级景区地震遗址”。随处可见满身裂缝,缺窗少门,只剩个屋架子的“楼坚强”,记录着地震的惨烈。我们走的路是地震后重新修筑的,而江对岸的有些路段,能很清楚的看出老路的遗迹,已经被滑坡体淹埋。一辆小货车被巨大的落石压住了大半,两个前轮悬在江岸边上,江水还在波涛汹涌。
  汶川县城已被毁掉大半,由于赶路,我们没有停留。不过可以看到,现在的汶川就是一个大工地,到处是在建的楼房,全国各地援建项目都在热火朝天地开展中。路人在悠闲地走路、聊天,早已没有了一年前的恐慌与悲伤。
车子渐渐远离汶川,周围环境渐渐好起来了,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明显少了,绿色的丛林有星星点点的红叶,煞是好看!路却越来越难走了,窄,坑坑洼洼,到处在施工。
  经过茂县叠溪,我们看到叠溪地震博物馆就在路边。不过这已是1933年的事了。66年前叠溪发生7.5级大地震,也是死亡无数。我们沿着龙门山断裂带延伸的方向行驶,龙门山断裂带的地震非常频繁,1976年在这条断裂带上的松潘、平武境内曾一周连续发生两次7.2级地震。岷江纵穿岷山山脉,自古便是羌族、藏族的祖居之地。平静的时候,山如碧玉簪,水似青罗带。地震过后却是一片穷山恶水。
  天色越来越暗了,所有人都沉默下来。海拔越来越高,气温越来越低,山上处处是皑皑积雪,道路结了冰,不知不觉已由深秋到了隆冬。
  很晚才到松潘,30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竟然用了12个小时。夜幕中的松州城墙隐隐可见,县城口牌坊上的“大唐松州”在灯光的映衬下很耀眼。终于到地方了,吃饭睡觉,明天工作开始!(张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