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长 心中的大哥——记津巴布韦项目负责人刘军

2013-12-24 14:55:03 admin 62

他是地质学博士,也是我在津巴布韦项目上的项目负责人。他没有自恃学历高的傲慢,更没有职位的高高在上。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待人处事都是那么得当。他是我们的学长,更是我们心中的大哥。

他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在野外,一个师弟因为做事拖拉,钻探资料迟迟不能上交。他发现后严肃地批评了师弟,不留一点情面,事后帮着师弟把资料及时补上。收队前几天,为了赶时间检查资料,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有一次,我夜里起来去卫生间,路过他的房间时发现充电台灯还亮着。我们在项目上是自己发电,所以晚上只能用充电台灯。非洲的中午炎热难耐,我们住的板房更像一个大蒸笼。有一次我热得睡不着,出去找树荫乘凉,发现他正在埋头苦干。平时,无论时间有多晚,天气有多热,只要钻机终孔,他肯定是第一个到达现场。一次,我用Mapgis软件作图,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解决不了,工作将无法继续。我到处求助,大家都没遇到过类似问题,正束手无策之时,刘博士听说赶来,花费了将近半天的时间研究,最后帮我解决了难题。每次提起这事,他都说,“找到办法多好。以后谁再遇到这样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

2011年,我刚毕业就来到津巴布韦野外现场,当时他亲自驾车从机场把我们接到驻地,来回六七个小时的车程。安排好生活后,召集我们开小会,详细讲解生活工作中要注意的问题,为未来即将开始的非洲生活解除了很多疑虑。一次,我们在野外的工作中对岩石的定名有了分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他从岩石定名的根本出发,最终统一了大家的意见。一个同事第一次编录钻孔,刘军一遍一遍地在太阳下给他讲解,手把手地教他编录,直到上手为止。

在国外项目驻地唯一能和国内联系的方式就是电话。国际长途电话费高,大家都是每月集体委托钻探公司翻译买一次充值卡,省着打。记得我第一个月的话费不够用,一次在和女朋友通话中,电话正好没费通话中断了。左思右想,还是找刘军求助,没想到他二话没说就把电话借给我用。直到现在想起这事来,感激之情还是无以言表。项目上有人生病,他帮忙打饭照顾更是常事。在北京,听说我们想去看鸟巢的夜景,他晚上专门开车带我们去。

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同事之间,没有应不应该,只有互相帮助。”我很认同这句话,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公私分明。他研究问题的严肃认真,完成工作的执著精细,都让我由衷地佩服。乐于助人,善于助人,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刘军,一位不折不扣的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快快乐乐助人,专业知识过硬,有着创新精神的同事。(王玉杰)